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E/2#After‧02

 
「喔喔,soma被女孩子熱情的注視著呢。年輕真好啊~」
 
「……」
 
比起年輕(?)時馬上回嘴吐槽的tsunn-dere屬性,
現在的soma比較傾向於sunao-cool--
更直接的呈現方式就是對於身邊的人現在進行式的放置play。
 
對於這點,前任上司的rindou抱持著微妙的感慨。
 
「該怎麼說咧…突然覺得有點懷念以前像刺蝟的soma啊~
不過啊,那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神拋向後方,在稍遠處不顯眼的休息區那裡,
有著一頭美麗銀髮的少女--
特殊部隊BLOOD的副隊長‧ciel正面無表情的翻著書閱讀。
--至少手上確實是捧著書的。
 
「……誰知道。」
 
有些鬱悶的想離席回到研究室,
但想起整屋子的文件尚未整理根本無處用餐,
soma只能加快進食速度以求快速離去。
 
「呼姆,同樣身為極東支部的同僚,
而且又是常常互相人員借貸的BLOOD成員,
我是希望大家能好好相處啦……
不過看起來好像不是那麼簡單的狀況,
唉呀唉呀對大叔來說少女心什麼的實在有點兒難琢磨啊。」
 
rindou手上捧著啤酒嘴上喊著困擾,心裡卻愉悅地觀察著這個狀況。
對於和他共事已久的soma自然知道rindou的想法,
嘴角顯得有些抽蓄。
 
「邁向三十路的男人如果熟稔小女孩的心思也太令人不快…」
 
「說是這麼說,不過soma也想從這熱~烈的視線中脫離吧?」
 
正當rindou想繼續開口,餐廳的大門十分適時地敞開了。
另一名與ciel同樣有著漆黑腕輪的黑髮少女踏了進來,
看到吧檯區的rindou和soma瞬間露出了笑容。
 
「rindou先生、soma博士,日安!」
 
「喔喔~這不是BLOOD的nana嗎?現在是剛結束任務回來嗎?」
 
「是的!等等gil把手邊的東西搞定後也會過來~
我是先來卡位的!」
 
一屁股坐在rindou旁的位置上,nana十分有活力地向廚娘六實點了好幾份的食物。
看著嬌小的少女豪邁地點餐的模樣,rindou心中再度襲上淡淡的感傷。
--該怎麼說…「果然是上了年紀了」的感覺啊。振作點啊我。
 
「不過今天真難得,居然能在這裡看到soma博士~」
 
「因為作業進度到了個段落,所以就稍微休息一下。」
 
掛著淡淡的笑容,soma簡單的回應。
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nana突然皺眉膨起了臉頰。
 
「對了對了,最近soma博士常常跟隊長一起出任務對吧!
太狡猾了~人家都排不到隊長的班說!」
 
「嗯?」
 
望向nana不滿的表情,soma心中漾起了異樣的感覺。
--這眼神怎麼似曾相識……
背後似乎快被什麼目光集中到要燒焦了的狀態,soma輕微的打了個冷顫。
 
「當然我也知道隊長和博士的討伐對象大多是
關在神盾島的複數禁止接觸種啦之類麻煩的任務,
但是我們好歹也是被稱為精英的BLOOD唷!戰力上是絕對沒問題的說!」
 
「……這是在說什麼?」
 
「就‧是‧說‧啊!--」
 
 
 
 
「妳到底在搞什麼……」
 
「嗯--?什麼什麼?」
 
soma一身疲憊的回到研究室,只見同樣戴著黑色腕輪的另一位少女--
特殊部隊BLOOD的隊長靈巧地將自己塞到書物與牆壁之間的縫隙內,
背後靠著一個小枕頭正翻閱著手上的書物。
 
順帶一提這人應該是在soma外出時自己進來的,而且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由於現在BLOOD(正確來說是隊長本人)主要的活動是幫助soma收集研究防護壁用的素材,
研究室和相關資料也是開放給她自由進出使用的。
 
至於公共空間私用的問題,由於soma自己也是幾乎侵占了研究室的大部分空間,所以無話可說。
……雖然是無話可說--
 
「以這年紀的女孩子來說,整天跟男人在同個空間鬼混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到如今才想到相關問題會不會太多餘了點啊。」
 
剛開始的時候兩人相處還有點兒拘謹的感覺,
然而在不知不覺之間這姑娘和soma相處上的距離感越來越靠近,
當soma查覺到這異常的狀態時隊長大人已經幾乎把這研究室當成第二個房間隨時進出了。
……雖然做著類似事情的soma是無話可說啦。
 
懷著半放棄的心情,soma重新打起精神坐回辦公桌前。
仔細一看就發現研究資料與審核文件被分開堆放,
日期逼近的急件則直接被置於鍵盤上。
 
「……抱歉,讓妳費心了。」
 
「舉手之勞而已。」
 
頭也不抬的回話,隊長伸手拿起藍色的馬克杯喝了一口--
不知不覺間這研究室中也有了她專用的個人物品。
 
雖然看起來很任性妄為,但soma知道其實這只是少女表面上的東西。
從她時常進出研究室到幾乎整天待在裡面,soma幾乎沒有因為她的存在而被干擾過。
少女總是能壓低自己的存在感--或者該說是將自己融在環境之中,
並在適當的時機點切斷soma的注意力讓他休息,
或者是趁空檔時間快速將工作分類好利於soma執行。
 
該怎麼說,就像是--
 
「妳很習慣當副手啊。」
 
「呵呵,在故事裡頭『博士』和『助手』一直都是整套販售的呢。
不覺得很合適嗎?」
 
雖然語調是愉快的,不過soma敏銳的查覺到了其中的一絲落寞。
不知怎的,突然之間,soma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話說回來,其實一直想著若是有機會的話想聽妳形容看看呢。」
 
「嗯?」
 
「妳之前的上司……BLOOD的前任隊長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空氣像是瞬間凝結住了一樣。
對於聲音與氣息十分敏銳的soma感覺到了少女身上的變化,
一面在心中對自己咋舌。
 
這已經是第二次soma這樣踏入少女的私人範圍內了。
上一次是在「螺旋之樹」建構好之後為了九尾頭一次回到極東支部、
第一次和晉升為BLOOD隊長的她碰面時。
 
『妳將來想在這裡完成些什麼?』
 
聽到這句話時她也是這樣一頓,之後--
 
 
「有些意外soma先生會問這種事情呢。」
 
--『我也…不知道……』
 
當時她的表情就像現在一樣,迷惘、悲傷、怨憤…各種情緒混亂地參雜在一起。
相較於當時極力維持的面無表情,現在這種試圖以微笑掩蓋的模樣更讓人不忍。
 
「抱歉,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
 
「沒事,只是…怎麼說呢……」
 
闔上書本置於身旁,少女將臉埋在自己環起的雙臂及膝蓋上。
 
「嗯……很厲害的人?」
 
「這我知道。」
 
在DataBase中留下的「julius」的資料soma已在事件發生後閱覽完畢。
「生前」的優秀戰績、最後處理了科學家們束手無策的紅雨及黑蛛病等等傳說般的人物。
但這只是綜合式的籠統結論,soma想知道的是--
 
「在妳看來,他是怎樣的傢伙?」
 
「『我』…嗎?」
 
在膝蓋上蹭了蹭,那顆小小的頭抬了起來。
由於角度的關係沒辦法很清楚的看得到她的臉,
但或許看不到反而比較好。
 
「……那個人實在很狡猾。」
 
嘆了一口氣,少女身體放鬆後徹底往後仰倒--
倚在書櫃上,像是被隨手放置的布偶一樣。
 
「要我繼任隊長時也是,總是先把我想說的話堵住了。
『大家都很信任妳,所以沒問題的』…什麼沒問題嘛,那個混蛋。」
 
小小地翻了一個身,像是隻貓一樣捲曲著身子用背向著soma後,
少女像是自言自語般說個不停。
 
「真的很過分啊,明知道我不擅長那些跟上面的人的溝通啦、
軍隊紀律之類的,硬是全部扔給我自己跑掉了。
結果還不就是『只要犧牲我一個人就夠了』之類的自我滿足大暴走而已嗎?
真是的…徹徹底底被那個女人利用了之後居然一句怨言也沒說,
就認命的接受了『特異點』的位置一個人待在那裡。
是笨蛋嗎?果然是笨蛋吧那個隊長。
雖然我知道其實那人不笨,但是一定是有什麼神經脫軌了吧?畜生……」
 
之後沉默維持了好一會兒。微小的摩擦聲震動著這密閉空間的空氣。
 
雖然知道地板的材質不是那麼容易被破壞,
不過看著少女用力摳著地板的模樣,
soma有些漫不經心地思考著發生了萬一的情況下的修復問題。
 
「『謝謝你們,願意把這裡交給我、願意相信我。』
或許隊長的願望就此達成了……但是……」
 
--我的願望,又能由誰來實現呢?
 
 
 
 
走過去彎腰將冷掉的杯子撿起來放到桌子那堆書物上,
soma單膝跪在縮成一團的少女面前。
由細小而規律的起伏看來,應該是睡著了。
 
雖然想讓她挪個位置不過放眼望去實在是清不出什麼地方讓她坐下,
嘆了一口氣後soma褪下身上CRADLE的長袍式制服披到了少女身上。
 
回到座位上,雙手交叉墊在頭部後方,
有些行為不良的將腳翹到辦公桌上後,soma直直盯著天花板看。
--更正確來說,是盯著腦海中不自覺投影上去的綠色月亮。
 
「哼,不就是兩個被撇下的傢伙互舔傷口似的廝混在一起而已嗎……」
 
 
 
 
--隊長是屬於我們BLOOD的唷!絕‧對不會讓給CRADLE的!
 
腦中迴盪著nana稍早前說過的話,soma閉上雙眼跟著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雖然soma和副隊長都覺得soma跟副隊長立場(應該說是身上飄散的氣息(?))很像,
不過相處在一起難免會因為各種意味的相似度(個人覺得GE2的soma確實跟隊長很接近)有種即視感,
所以故意在soma面前採取另一種表現方式和態度的感覺…
然後soma也是對於主角態度還滿小心翼翼…或者說是特別關照的感覺?(走他個人線時)
 
(至於副隊長時期有多賢妻請參閱BLOOD的日常[也就是之前的#1~7]本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