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G/E/2#7

 
『人權輕視也有個限度!那雨究竟有多恐怖,你也是知道的吧!』
 
從無線電傳出julius激昂的聲音,不安感蔓延於在場的四人心中。
mya望向四周逐漸聚集的紅色雲彩--如同血液般的顏色加深了那份詭譎感。
 
--黑蛛病的致死率,是100%。
 
前幾天才告訴mya這件事的ciel,自己提出了不撤退的宣言。
這樣下去一定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當意識重新集中回眼前時,mya已經搭乘著神機兵朝ciel那邊奔去。
 
 
 
 
「妳真的是太亂來了。」
 
「為什麼大家第一句話都是這個……」
 
「因為這是事實。就在那裡好好反省一下吧。
--嘛、不過,幹得好。」
 
拍了拍靠在探視窗旁的mya的頭,gilbert嘆了口氣。
在gilbert來探視被關禁閉的副隊長之前,
romeo、nana、ciel都已經來過了。
伴手禮依序是閒書雜誌、關東煮麵包特大份、保暖度良好的行軍用毯子。
 
--真不知道是來渡假還是受罰的。
邊收下gilbert遞來的花束(據本人說是通訊員‧芙蘭交待代為轉交的),
mya也嘆了口氣。
 
「嘛,原則上除了最上面那混蛋以外,沒有人會真正譴責妳當時的行為吧。
像我們現在這樣能隨意進出就是最好的證據。」
 
「說是這麼說沒錯,但是gil、對著名義上好歹是上司的人用『渾蛋』這個詞也未免太……」
 
「抱歉啊,我的嘴巴就是過度正直了些。」
 
實際上gilbert說的也是事實。
由於平常mya與Freyr艦上其他成員的相處良好、加上本次受罰的原由,
mya對於進入禁閉室這件事除了無法四處走動外還真的沒有感到任何不適。
……雖然感覺自己的體重正在逐漸上升不是件舒服的事情。
 
「希望經過這次事情,ciel那頑固的腦袋會比較靈活一點。」
 
「關於這點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剛剛我們稍微談了一下。」
 
「哼嗯~真不愧是副隊長,能雞婆到這程度實在讓人佩服。」
 
「gil你還在記恨入隊時的事情對吧……」
 
「這可是在稱讚妳呢。」
 
不由得相視而笑,像是想起什麼事情、mya的眼神突然一黯。
 
「不知道隊長是怎麼想的呢……」
 
「啊啊,關於這點其實我也被委託了傳話。
『做得好,對於妳的選擇我感到驕傲。』這樣。
因為本人正被軟禁中所以沒辦法自己來探視似乎也感到有些遺憾的樣子。」
 
「……欸?軟禁?!」
 
「就是所謂的連帶責任、這樣。
嘛,畢竟隊長手上還有不少必須處理的事情,
所以只是被關在房間裡而已就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處罰我就算了,連帶責任到隊長頭上……
啊啊啊啊啊我真是個笨蛋……」
 
像是要伸出貓爪摳門一樣,mya無力地雙手貼著門緩緩蹲了下去。
 
「拜託妳不要發出那麼難為情的聲音好嗎。
如果妳當時沒有衝出去的話我還真不知道那位隊長大人會幹出什麼事。
我們的隊長跟副隊長的多管閒事可是有掛牌認證的呢。」
 
「嗚嗚,這樣我出去之後該拿什麼臉去見隊長才好……」
 
「說得也是……總之……」
 
--學nana塞一堆食物給他如何?
--……我考慮考慮。
 
 
 
 
*之後副隊長就端著整套下午茶去找隊長之類之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