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G/E/2#3

結束整天的任務後回到極東支部,
把任務報告書遞出後julius才發覺自己似乎還沒攝取食物。
望向已經指向10的短針,緩緩轉動有些僵硬的肩膀,
最後julius決定前往餐廳。
 
 
極東支部自從來了一位年輕但做得出所謂的「媽媽的味道」的廚娘後,
餐廳自然而然的成為了神機使和研究人員休憩時滯留的地方。
 
雖然不太清楚媽媽的味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對物質生活不太介意的julius也不否認
極東支部的食物比起Freyr的食物更容易引起食慾的事實。
 
雖然廚娘六實已經下班了,但細心的她通常會預留一些消夜給晚歸的神機使們,
再不濟至少也有些飲料與即溶湯品可以自己調理,
julius並不怎麼擔心這個部分。
 
然而當他踏進餐廳望見裡頭場景,
饒是被評為何時何地都不會失去冷靜的他也不禁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
 
 
那是有些異樣的情況。
 
在吧檯前坐滿了人,但誠如前頭所說餐廳時常會聚集著不少人,所以這並不奇怪。
讓julius原本從容的腳步頓住的主因,乃是--
 
「……你們在做什麼?」
 
「啊、julius!那個、怎麼說呢……話題使然?」
 
極東支部第一部隊的隊長konta那有些稚氣的臉龐帶著困擾神色,
搔了搔臉說起數小時前晚餐時發生的事--
 
 
 
 
「欸?所以julius還沒回來?」
 
「是的。所以我想幫隊長看看可以留些什麼食物……」
 
特殊部隊‧BLOOD的副隊長mya在和另外兩名女性隊員用過晚餐後,
便走進吧檯翻動備用的食物。
本來以為她是沒吃飽的konta出言調侃後得到了有些意外的答案。
 
順帶一提,同樣用餐完畢的nana正趴在桌上挑撿著糖果、
而ciel則蹲在柵欄旁邊直直盯著水豚看。
 
「話說回來,副隊長碰上隊長的事情總是那麼費心呢~」
 
「關心『所有的』隊員是隊長交代下來的任務之一啊。
剛剛我不也把食物分給nana了嗎?」
 
面不改色地填裝著不知哪裡找出來的便當盒,mya邊隨口回答著。
正當她把吧檯下的瓶罐一支支拔起來檢視搜尋時,konta啊了一聲。
 
「是誰把濃度這麼高的清酒放在這裡的啊!一定是haru前輩……」
 
「清酒?」
 
mya眨了眨雙眼,有些困惑的提著本來以為是水的瓶罐。
 
於是兩個好奇的少女便聽著極東出身的konta有些得意地述說起日本酒的品種與差異。
而ciel雖然持續蹲在柵欄旁,但注意力也被吧檯那邊吸引了過去。
 
順帶一提,由於這三個姑娘(主要是nana堅持)一同排休
玩了整個下午以至於錯過了正常的用餐時間,
其他神機使不是還在出任務途中就是已回到房內而不在這裡。
 
然後--
 
 
 
 
「啊、我也有說以前極東這裡的法律有規定未滿20歲不得飲酒,不過haru前輩啊~」
 
「嘛、嘛,與其讓女孩子們在不知道的地方被灌醉,
不如讓她們在大人的監督下慢慢習慣酒精比較安全對吧?」
 
理所當然的在歸投後來到餐廳的haru加入話題後,
本來只是紙上談兵的評酒會順勢成為了品酒會……
julius眼前是雙頰泛紅滿面笑容搖晃哼著歌的nana、已經趴在桌上的ceil,還有--
 
「喂喂~,副隊長小姐妳還好吧?」
 
背對著門口的mya坐姿筆直,一手還握著杯子。
雖然看不到表情不過從haru呼喚她也沒有反應的狀況看來似乎也是不太妙。
 
「mya?」
 
像是對julius的聲音有了反應,mya放下杯子後俐落地轉了半圈椅子。
 
「歡迎回來,隊長!」
 
頂著泛紅的臉頰、mya朝julius伸出雙手漾出燦爛的微笑。
konta和haru似乎看見julius的身體又不由自主地頓了一下。
 
「……啊啊,我回來了。」
 
以平常的撲克臉走向自家的副隊長,BLOOD部隊優秀的隊長大人被16歲的少女
摟住脖子進入了被拘束狀態(物理)。
像是小貓一樣蹭了蹭julius的肩膀後,mya抱著心滿意足的表情一動也不動的……
 
「--睡著了?」
 
「似乎是。」
 
回答konta後像是安撫似地拍了拍少女的背,julius細長的雙眸輕掃了現場的數名成員。
 
「那麼--小ceil就由我送回房間吧~副隊長就交給隊長囉~」
 
「啊啊,就這樣吧。nana,走路時自己注意點。」
 
「了解~」
 
nana持續掛著有些過度放大的笑容,發出嘿咻一聲扶起嬌小的ceil緩緩走出餐廳。
julius讓mya維持上半身貼在自己身上的狀態穩當地將她打橫抱起,
向剩下兩名同僚謝罪一聲後跟著走向門口。
 
「--對了。」
 
維持向著門的姿勢,julius輕輕側頸向身後露出了側臉。
 
「以後請不要再這樣逗我們隊上的孩子了。那麼、告辭。」
 
 
 
 
「--哇喔,真可怕啊。」
 
早一步從僵硬狀態裡脫出的haru苦笑著,將手上的酒一飲而盡。
konta則是一臉灰白的神色僵硬的扭過脖子,有些無奈地望向桌上的便當盒。
 
「這個…要幫julius送過去嗎?」
 
「應該不需要吧。他會拿其他東西填飽肚子的。」
 
「哈?」
 
 
 
 
*之後某部隊的副隊長大概會像是蓑衣蟲一般把自己捆在棉被裡躲回房內不肯出來之類之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