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3‧もう戻れない

「哪,艾利克呢?還沒有回來嗎?」
 
在經過櫃檯時,雪色耳邊響起了與殺伐氣氛很重的任務大廳不符的稚嫩聲音。
身著高級的洋裝、有著一頭漂亮金髮的年幼少女努力地墊著腳,認真的看著櫃台小姐的雲雀(ヒバリ)。
雲雀一臉為難的應答著,素來沉著冷靜的她這種不知所措的模樣十分難得。
 
--艾利克?那不是……
 
「啊啊~那丫頭是艾利克那傢伙的妹妹。」
 
在邊上旁觀的防衛班成員--瞬(シュン)有些冷淡的語氣引起了雪色的注意。
在艾利克殉職那天,龍膽確實提過艾利克有個很疼愛的妹妹。
 
 
「……說好要買的衣服不要了也沒關係,幫我跟艾利克說,快點回來好不好?」
 
本來只是有些疑惑的聲音轉為焦慮,一旁的瞬將帽沿用立往下拉之後朝著二樓電梯的方向離開了。
雪色仍看著那兩個人的應酬模樣,不發一語。
 
結果直到看似是少女父親的中年男子出現並帶走她為止,少女依然不停地訴說著想見哥哥一面。
 
 
 
 
望著整備士的莉卡(リッカ)上前安撫神情十分沮喪的雲雀,雪色淡淡地撇向自己的右腕
--正確來說是代表著神機使身分的那紅色腕輪型束具。
 
自己沒有什麼跟很親近的人分離的經驗。
或許該說,在雪色短短的15年人生中,並沒有羈絆強烈到有「想一直在一起」念頭的人存在。
 
突然的,雪色想起了前幾天任務剛結束時偶遇的索瑪對自己說的話。
 
 
 
 
『新型的,還活著啊。真是命硬。』

望見雪色從醫務室走出來,嘆了口氣後,索瑪的嘴角微微的往上一勾。
大概是在嘲諷雪色剛才因力盡倒下、差點被金剛捕食時其他隊友趕到而被即時救出的事情吧。

『……是索瑪前輩及時趕到幫我做了共享救援(リンクエイド)的吧?非常感謝。』

因為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雪色很直接地針對任務中的事情向索瑪道謝,並執了個鞠躬禮。
索瑪看起來似乎有些訝異,沉默了片刻後僅是發出了一個哼聲。

雖然不是很常一起組隊,但雪色和索瑪也有數次任務上的接觸。
對於身上總是掛著「不要靠近我不要跟我搭話滾一邊去」的磁場的索瑪,
原本就不算外向的雪色總是以稍微事務性的語氣和他對談。

而(似乎是)十分稀奇的,只要是兩人獨處的狀況,索瑪偶爾會主動向雪色搭話,就像今天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被擔心了的感覺……

『嘛、老是發呆的妳,能一個人把金剛修理到那程度也算是奇蹟了。
不過下次再這麼不留心,什麼時候掛了都不奇怪。』

『是…我會留意的。』

接著兩人之間籠罩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沉默。
打破這片寂靜的依然是索瑪。

『……共享救援(リンクエイド)時的味道會吸引荒神靠近。
如果死了之後會有人為自己哭泣的話,就那樣讓他永眠是幸福的也不一定……』

--若有死了之後讓人哭泣的傢伙存在的話,也會有活著被人怨恨的傢伙吧。

留下這句話,索瑪頭也不回的按下電梯直接回到了資深者樓層去。
 
 
 
 
來回撫摸著手上的腕輪,雪色一知半解地緩緩整理著心中出現的漣漪。
雖然不是沒有些想法,但沒有什麼與人分享想法的經驗的雪色
只能有些茫然地以自己的方式慢慢理解這些複雜的情緒。
 
……話說回來,那時索瑪前輩究竟是到研究室樓層做什麼的來著?
 
 
--
其實是因為主角太恍惚所以Soma大大有些擔心這樣。(笑)
而且從主角身上讀不太到什麼情緒波動,結果就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感慨洩底了 XD。

從遊戲內Lobby的對話之類的可以看出,
Soma對主角和浩太其實還是有微妙的不一樣。(對主角比較溫和+關心一點點)

是說我對主角的無個性開始不安了……雖然有預定成長的方向不過這樣真的萌待耐嗎。(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