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1.こんな始まり方

一直,只是望著窗外而已。

不夠健壯的身體在這個世界上是無法生存的。
能夠這樣無所事事地待在這裡也只是因為同意了「實驗」--

總之,一切僅是為了能夠活下去。
這便是神無雪色(Yukkiiro)成為了God Eater--神機使--的唯一理由。
 
 
 
 
「--妳是抱持何種覺悟,成為神機使的?」
 
忡怔地望著被摘出「核」後停止行動的「惡鬼」(オウガテイル),
在持續著空白的意識中,唯一飄入雪色耳中的,就是這句話。
 
望著自稱「索瑪」(ソーマ)的神機使與指向自己的舊型重劍神機,
少女在有些朦朧的精神狀態中,下意識地直直回望同行的前輩--唯一活下來的那個。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屍體,但正躺在地面上的那位紅髮前輩死狀如此淒慘的模樣讓她不敢細看。
 
 
僅是數秒而已。
在自我介紹的台詞剛結束時,沒有對索瑪的呼喊及時反應過來的艾利克(エリック)
被惡鬼一口咬掉頭顱,就這麼死了。
同時聽到呼喊的雪色下意識地往後滑步躲過了攻擊,但同時也在最近的距離目擊到了這幕。
 
 
惡鬼是被索瑪一個劈砍斬斷的。摘出核心的也是他。
事實上,直到任務結束歸還基地,雪色也沒有進入狀況。
似乎只是跟著索瑪一路往前走,不知不覺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剛好同時間也回到了芬里爾極東支部‧穴蔵(アナグラ)的第一部隊隊長雨宮龍膽
將在大廳失魂落魄的雪色拎回了自己的房間,問出事情的經過後重重地嘆了口氣。
 
「嗯嗯…第一次遭遇到同伴在眼前陣亡……嗎。
話說回來,從妳正式配屬到我的部隊之後似乎都沒好好說聊過幾句話呢。」
 
帶著些微苦笑,龍膽將叼在嘴上的半截菸隨意地按在窗框上熄滅後,也坐了下來。
望著眼前有些過於年輕的少女發怔的模樣,龍膽搔了搔頭,決定把話題往另個方向帶去。
 
「索瑪在這個極東支部,也是TOP CLASS的神機使。
雖然說話有些刻薄容易遭人誤會……嗯--嘛總之那傢伙還是個小鬼啦。
 
只是我覺得啊,像他那樣善良的傢伙也不是那麼常見就是了。
他最害怕的啊,就是夥伴在自己面前死去的這件事。
所以一直抗拒著人群,從夥伴們身邊遠遠逃開。
 
嘛總之,只好命令妳如果成為了他的夥伴的話,就不准死--啦!
所以啊…那個…嗯,就不要太責怪他了,好嗎?」
 
「……責怪?」
 
對於龍膽的最後一句話,雪色發出了淡淡的疑問。
 
「索瑪前輩在荒神出現時有出聲提醒我們、
即使我因為受到衝擊而幾乎無法動彈也沒有丟下我不管;
這次任務甚至可以說是他一個人完成的,為什麼要責備他呢……?」
 
面對少女的反應,龍膽先是睜圓了眼睛,接著開始顫抖著肩膀、然後大笑出聲。
 
「--啊…呼。好痛苦。妳還真是個厲害的傢伙啊。」
 
讚賞地拍了拍雪色的肩膀,像是像到了什麼似的,龍膽接著說道:
 
「啊啊,話說回來,妳同期的那個也是個不錯的傢伙呢。
在這種世況下,還真能養出那種率直的性格啊……大概是擁有不錯的雙親吧。」
 
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龍膽也陷入了沉默。
心情也稍為沉澱了些許,雪色向龍膽告別後便離開了資深者(Veteran)的房間樓層。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雪色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前往終端機(NORN)前,開始認真閱讀神機的武裝資料。
 
雖然有些後知後覺,少女在正式成為神機使後,這是頭一次認真思考關於戰鬥的問題。
由於過去便過著與所謂的「常人」有些不同的生活,這些日子都在慌張的適應中流逝了。
若是沒有這次的意外,或許自己就會在茫然的狀況下成為其中一個殉職者也不一定。
 
在決定好神機的組裝方向、並查清倉庫的荒神素材庫存後,
拿著列出的需求材料與相關荒神任務清單,雪色決定再次前往前輩們的居住樓層。
--首先先向索瑪前輩為先前的失職道歉、然後請他陪自己再度去討伐一次「鐵之雨」任務吧。
 
 
神無雪色,女性。
即使碰到工作現場有夥伴殉職的重大事件也不畏懼--或許可說是某方面的鈍感;
總之是個正向思考勇敢直前的15歲新手神機使。
 
正如現在的隊長龍膽所說,可能是個了不起的傢伙也不一定。
 
 
 
 
--
其實所謂的「恐懼」是一種學習來的自我防衛心理。
對於從出生起就沒離開過病房幾次的缺乏各種心理層面的經驗與學習的主角來說
「這點程度」(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經驗還不足以讓她感受到非常強烈的恐懼也不一定。

總之她是個各種意味正在養成的角色(?)。我喜歡這種孩子啊(???)。
形象感覺其實是從NPC的反應以及漫畫小說中對「主角」的反應感覺到的…
有點像是TOW系列的主角那樣「不懂得畏懼」的人。
(艾莉莎曰:就像是急著去死一樣…讓人很擔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