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邊境物語‧北方篇)番外篇02

將布面拉平,上下對折後左右折起,平放。
拉起第二張床單,用力抖平,上下對折後左右折起,疊上。
 
 
「…是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煩惱?」
 
在第五次重覆這個動作的途中,青年被少女略帶抱怨的微詞打斷了。

撇了在能擠下四五個成人大小的King size床鋪上趴著看書的少女一眼後,
青年默默地迅速將剩餘的工作收拾整齊,走到門口遞給了在門前待命的女僕--
基本上一般僕役是不被允許進入主人寢室的,
所以內部所有的整頓項目都是身為貼身執事的青年的工作。

各種方面的重度勞役啊。

有些悲傷的感嘆了下自己的就業選擇,青年順著少女的指示回到了她身邊。
 
雖然(看似)年輕的一男一女共處一室、還待在同張床上,
但室內的氣氛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註記的變化。
 
「都折完了?」
 
「是。」
 
「將要換洗的寢具一件件折疊整齊再遞給洗衣房的人,真是勤勞啊。辛苦了。」
 
「……是。」
 
雖然猛然發現自己做了蠢事還被主人直接說破,但青年除了有些困窘外並沒有其他的負面情緒。
眼前比自己年輕的少女實際上從自己第一次看見就沒改變過,
想起過去聽聞的職場歷史,青年不自覺的在腦內開始計算著:
 
--主上的父親是在主上約15、16歲時逝世,
老師老化前停駐的年齡是20,而他離開這裡--
 
 
「我說,你那遇到事情就開始輕微逃避現實的習慣還是改改吧。」
 
「…………是。」
  
「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煩惱?」
 
 
再次重複了開頭的問句,這次青年微微嘆了口氣後,沉痛地說道:
 
「我依舊是無法補上老師的位置,主上。」
 
「那是當然,約翰在這地方打滾了百年有餘,若一下就讓你超越他顏面何存。」
 
「……有時候我會突然覺得,主上您和老師的思考邏輯彷彿是如出一轍……」
 
「因為我是他帶大的啊。」
  
闔起手上的書本非常自然地遞給青年,少女往後仰躺在柔軟的大床上,伸了個懶腰。
青年將書本接過後,穩穩地擺在床旁的小桌上。
 
那是本精裝的傳奇小說,使用的文字似乎是舊世界語。
 
「關於這點我想你不用太擔心啦。
從父親在世時開始,各個項目機關都能獨自地運轉。
政事上真的需要你的時機也只有事出突然首長無法順利交接時去頂些時間而已。
我很早前就把約翰手上的事務全搞懂了,在一旁指導你應該是不成問題。」
 
如此說著的少女平淡卻又有些落寞的聲音略為安撫了青年的不安,
在伸出的手碰觸到少女臉頰後,年幼外貌的主人如同貓兒般輕輕蹭著青年的掌心。
 
「而且也有許多事情,是只有你才做得到的啊。
像是這樣當我的抱枕跟暖爐之類的。」
 
「……。」
 
青年露出有些埋怨的目光,少女則是格格笑著。
 
「我聽莉茜說,你現在很有管家的樣子唷。
家裡的人不再叫我『小姐』而是改稱『主上』似乎是託你的福呢。」
 
當青年的老師統御著這個家裡的人們時,傭人們總是不自覺的將少女的母親當成主人,
所謂的「小姐」終究是對幼主的稱呼。
 
當青年井然有序的接管家中事務後,下頭的人也跟著轉移了效忠對象;
--或許這就是約翰一定要離開、而主上也理所當然地收下了那封放在桌上的辭職信的理由吧。
 
不過……
 
「女僕長連這種事情都會向主上報告嗎?」
 
「是閒聊的時候說到的。我和莉茜可是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馬唷,你不知道嗎?」
 
「……呃?」
 
想起女僕長有些年紀又嚴厲的臉孔,再望向一臉故作純真睜圓眼睛望著自己的主人,
少年很識相地默默挪出手臂裡的位置讓少女靠進來,結束今晚的對話。
  
 
 
  
--在這世界上,也是有「不知道的時候比較幸福」這回事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