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邊境物語‧北方篇)07‧終章

 


 
「這樣會不會太樸素了點啊?」
 
望著架在絕壁懸崖上望海的紀念碑,少女挑眉問道。
青年無語的將目光跟著投射到那日日受風吹雨打的兩人份高度的石柱,再望向少女手中的--
 
「呃、主上,我想既然決定只用花,那只追求高雅清潔的感覺就可以了。」
 
 
由於主上的父親算是入贅,並沒有特地為了他每年舉行什麼追悼會之類的儀式。
不過據說那位有著如同鬼神般精妙的統治手段的男子是如同神祇般的存在,
每年到了他過世的日子前後總會有人來到這個他埋骨的地方祭拜眺望,
所以沒過幾年年輕時的主上和自己的老師就很乾脆的在這裡架了一個不易毀壞的紀念碑,
供有心的人士聚集使用。
 
現在主上的習慣就是在自己的生辰前後來到父親墳前告知一年來發生的大小事宜,
並送上簡單的祭品聊表心意。
 
不過過去都是由主上自己得空前來,青年也是頭一回來這個地方。
 
 
「好吧…那這花環該掛哪裡好呢?」
 
「嗯…我看看……」
 
  
青年沿著大約要四到六個大人一起環抱的紀念碑繞了一圈後,略帶無奈的表示:
 
「我想還是就擺在生平事跡的刻板上吧。」
 
「啊--果然還是得這樣嗎?」
 
嘆了口氣,少女將花環放在簡單刻著父親生平的光滑平面上,雙手合於胸前開始了每年的例行報告。
在這段時間,青年僅是安靜地隨侍在後,眼神則是若有似無地漂向石碑的後頭。
 
 
剛才繞著紀念碑兜圈時,在紀念碑的後頭發現了裝著本地特產酒的瓶子,以及兩個酒杯。
其中一杯只剩下淺淺的一層水痕,從冰塊化掉的狀況看來人沒離開太久。
 
--上了年紀就不要逞強,酒精對身體不好啊……
 
 
在腦中淡淡的念上一句,青年適時地捕捉到了少女回眸的視線。
 
「結束了嗎?主上。」
 
「嗯,報告得差不多了。」
 
「那麼,請容許在下上前完成今天要做的最重要的事項吧。」
 
青年優雅地繞到了少女的面前,單膝跪下後執起了她的左手。
手裡有些冰涼的感觸讓他有些緊張。
 
輕輕在無名指上一吻,青年如此說道:
 
「將此身此刻的時光奉上,只願主上垂憐賜予同生共死之契。」
 
明確而堅定的呢喃又如懇求,就像這個石碑一樣直直灌入些微發楞的少女耳中。
在片刻的沉默後,回過神的少女用帶了些濕度的聲音,說道:
 
 
「我允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