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邊境物語‧北方篇)06

 「--約翰?」

少女皺著眉頭,望向有些發愣的青年。
約翰--這天剛滿20歲的約翰從恍惚中回神,對少女露出了微笑。

「是的,小姐。」

「發什麼呆啊?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咦?您是說現在……?」

環望四周,再望向一臉堅決的少女,俊美的青年發出了幾不可聞的嘆息。

這裡是從小兩人到處探險時發現的小教堂。

這片領地是之前居住在這裡的人們因為某些災難的原因而被迫遷離的廢棄荒土。
魔女一族用了自己的力量將這裡淨化為人們可以生存居住的地方,
並開始了一段不算長卻也不短暫的統治時光。

由這個被廢棄的教堂中央有些崩毀的神像看來,這棟建築物應該是過去的遺產吧。

總之少女十分喜歡這棟由彩色的玻璃帷幕圈起的建築。
兩人從小便用著自己的雙手與知識一步步修補那些碎落的部分、
而約翰一得空也會來這裡做清理,使得教堂的內部並沒有外部看來那麼的破舊。

今日在教堂內,相較於依舊身著制服的約翰,
少女身上披著的是一族中的正裝。

華美的裝飾與銀色的刺繡佈滿了深琥珀色的禮服。
少女如緞的黑髮上有著精美的銀質髮飾,
從流動的雲彩中透出的陽光穿越了七彩的鑲嵌玻璃,投射在髮飾的寶石上,
一閃一閃有如星辰。

約翰從沒質疑過自己的主人的美麗。
而這樣的少女,將在最璀璨的年華,
賜予自己獨一無二的權利--伴隨著她一直到她死亡那刻的權利。


「呃、一開始是怎麼來著……」

少女有些慌張的揉著自己的裙襬,試圖回想起繁複的儀式。
望向眼前在辦正事時總是有些脫線的主人,約翰興起了些許惡作劇的念頭。

青年優雅地繞到了少女的面前,單膝跪下後執起了她的左手。
手裡有些冰涼的溫度像是提醒著自己逐漸升高的體溫。

輕輕在無名指上一吻,青年如此說道:

「吾名約翰,將此身此刻的時光奉上,只願主上垂憐賜予同生共死之契。」

清晰而文雅的呢喃有如懇求,如同裊裊輕煙纏繞上有些僵硬的少女。
在片刻的沉默後,有些顫抖的美妙聲響由約翰上方飄落。

「我允許。」
 
 
 
 
在關上門的瞬間,約翰就發現了立在背後的影子。
以一貫的撲克臉偽裝起驚訝,約翰放下行李箱後,筆挺而俐落的轉身面向少年。
--謹慎恰當且優雅,一如他年輕時那般。
 
 
「……約翰先生,您要離開嗎?」
 
先開口打破沉默的,是身為徒弟的少年。
在學習中渡過的這些日子裡身形飛快的拉長,少年正在逐漸朝青年的階段邁進。
 
將雙眼瞇起將有些羨慕的情緒遮掩,約翰淡淡的微笑。
 
「能夠察覺我有別以往的行動,你已經出師了呢。」
 
「您應該知道小姐很依賴您的,是吧?如果就這麼離開……」
 
「小姐和你提過曾向我提出簽約的事?」
 
「……是的。」
 
「原來如此。真是不簡單啊。」
 
這次沒有刻意的隱瞞,有些忌妒的情緒很自然地乘在感慨的話語上流露而出。
 
小姐是個謹慎而怕生的人,會願意主動說起那件事,
表示眼前的少年給予了她一定程度上的安全感。
 
「您當時並不是單純的不願意吧?像是為了讓小姐成長,或是念在夫人離開前的囑咐……」
 
少年停下了話語,因為他察覺到約翰臉上的表情滲出了些許苦澀。
那股極淡薄卻又深刻的情感一躍而過,轉眼間約翰臉上又是平常的那種似笑非笑的撲克臉。
 
「你似乎是太高估我了呢。」
 
將手從行李上移開,約翰很乾脆的靠在門板上,揉了下眉心。
 
「我以為,這一生當中,我只會愛那麼一個人。
有些笨拙卻天真、沒有我在似乎做什麼都會出些紕漏、卻又能帶給人溫暖的那個人…
小姐繼承到的,只有外表而已。」
 
沒錯,要是小姐沒有那麼可靠的話,或許當時就會答應她的請求簽下契約了也不一定。
 
「每當我望著幾乎和她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小姐,心裡總是有著各種複雜的情緒;
忌妒那個與小姐一樣聰慧的男人得到了她的心的憤恨,
即使有了心愛的人仍然將生命與我同繫著的她的殘忍,
埋怨由於曾與她長時間的相處,而能輕易發現小姐與她的不同的自己…
以及對在快被情緒埋沒的自己身旁,卻心無旁騖地追求著成長的小姐的憐憫。」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拒絕,或許小姐會過得更加悠閒也不一定。
依賴著年長的自己與屬下、在漫長的時間中單純的活著。
 
毫無疑問的,自己當時有些幼稚的遷怒情緒與惡毒的報復衝動,
刺傷了感受到被母親遺棄、四周的壓力層層勒上差點窒息的少女的心。
 
--在當時,自己一定是她心中最信任的那個人吧。
 
 
在事後幾年,稍微整理開情緒的約翰再度被濃厚的罪惡感埋沒。
當好不容易撥開了那些厚重的東西,回到現實打算正視現在時,
發現的卻是已經年衰的自己,以及注意力從消失的她那裡無可救藥地轉移到了少女身上。
 
--那個在層層打擊下依然努力掙扎,高潔地綻放的少女猶如清蓮般挺直的姿態,
穿透了過去那柔弱依人、夢幻而華美的芙蓉。
 
他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即使在得知她有了心上人時也未曾。
 
 
 
 
「……所以,您現在就要離開了?」
 
或許在約翰此刻的表情透露出太多以前從沒見過的動搖,少年按耐不住焦慮的提問。
 
「約翰先生,雖然您方才說我已經合格了,但是我還--」
 
「我並沒有真的認可你唷,孩子。」
 
「……欸?」
 
年老的紳士雙眼瞇成有些危險的弧度,以蠻不在乎的語調說著。
 
「正因清楚的知道你還無法應付我這位置上的一切,所以我才要現在就離開。
不要剝奪老人家邊嘲笑著年輕人的無能,邊懷顧自己少年英雄時往事的權利啊。」
 
「哈?」
 
「這世上怎麼會有心甘情願將心愛的姑娘雙手奉上,
並細細鋪陳安排兩人未來的、如同天使般純潔心靈的男人呢?」
 
以嘲諷的口吻如此說著,約翰再度提起行李箱,以穩健的步伐往傭人專用的側門走去。
 
在理應與往常一般溫和的笑容上,
少年彷彿看見了過去尊敬的、沉穩並謙和有禮的老師露出了惡魔的尾巴與尖角。
 
收斂起有些抽蓄的嘴角,少年重重地嘆了口氣。
加快步伐越過約翰,少年趕在老人之前將側門打開。
 
撇了側身於一旁的學生一眼,約翰以一貫的優雅動作穿越那道門,筆直地往外走去。
 
就像回應在自己身後行了標準的九十度鞠躬禮的少年,直到消失在清晨霧氣裡的那刻,
捨去身上所有束縛與責任的老人維持他那一貫筆挺的身姿,不徐不緩的離開了他一生苦苦守護的地方。
 
 
--餞別黑夜,黎明將至。
不知道在何處看到的句子,此刻同時浮現在一老一少的腦海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