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邊境物語‧北方篇)05

 
 
「……我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有些感慨的接過少年遞來的溫熱毛巾,少女將臉埋進那團柔軟的溫熱棉絮中。
 
--其實我也沒想到過。
少年在心中默默的念著。
 
 
就像是被帶去相親(少年找不到其他合適的詞來形容自己的感受)一樣,
在解釋過少女一族的事情之後,約翰就將少女身邊的事宜盡數交給了少年處理。
 
所謂的,「剩下的時間就交給年輕人自己搓合磋合啦」的態度。
於是無可避免的,兩人單獨相處的機會增加了許多。
 
 
 
 
少女的排程很忙碌。
 
雖然一般商家的例行報告與交際並不完全需要少女親自出面,
但幾乎所有領地相關的書類少女至少會過目一遍。
 
同時少年發現,雖然忙碌,但少女需要親自決策規劃的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的繁多。
各個城邦都有與少女同宗的其他『貴族』們掌控,少女要自己規劃的,
僅有各個城邦間的協調事項,以及大宅坐落的這個主城邦的事情而已。
 
 
「不過與其他領土間的交際還是要我自己來啊……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跟其他『魔女』們談這種政治上的事情呢。」
 
有些隨性的拋開幾封正式聚會的邀約函,年輕的領主大人端起了少年方才奉上的茶品。
 
「天真、依賴、嬌氣、喜好至上,隨著能力的漲幅,
這種近乎貪婪妄為的本能會更彰顯的浮上檯面--就像過去你所待的那塊土地的主人一樣。」
 
聽到這句話,少年心中猛烈的一突。
過去家中所在的領地也是由女性的『貴族』所統治,
而年幼的自己與母親會流離失所失去庇護,正是那位嬌貴的大人所致。
 
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聽見少女提起過去自己不曾說破的事,
少年無奈的想起了自己的老師--
 
約翰肯定在知道主人要收留自己的那刻起便將身家資料全數收集並掌握好了吧。
自己所師從就是這樣一個外表人畜無害,事實上敏銳鐵腕有如鷲鷹般的老人。
 
像是在欣賞他的反應,少女單手撐著臉頰,倚在桌上側眼望向隨侍的少年。
 
「其實我一開始沒有打算要做什麼,單純只是等去和新城市的鎮長溝通的約翰等得太久,
做些事情打發時間而已。」
 
「……您的意思是,並不是您自願選擇我來預備接手約翰先生的位置的嗎?」
 
「嗯~這樣說也不對。或許該說如果你可以的話我也能接受,不過並沒有非常強烈的什麼念頭吧?」
 
有些模糊地訴說著當時的想法,少女輕微的陷入了思緒之海裡。
 
 
經過幾天的相處,少年發現自己的主人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不可親近。
相對的,從知道約翰將照顧自己的事情轉交給少年後,少女不時會向少年搭話聊上幾句,
處理事務的同時也會隨口解釋手中的事情該進行的流程與後續。
像現在這樣的休息時間也會偶爾提起自己的想法,並與少年輕微的討論。
 
雖然看似散漫,卻又擁有別於年幼外表的縝密思緒。
然而實際上確實也是有些好吃懶作、只要能坐著絕不白站。
對需要完成的事情卻展現優異的處理手腕毫不留情,即使會累到自己也沒有怨言。
--好吧,是沒有表現給一般人看到。
 
 
另外,對約翰是絕對的信任。
 
少年毫不懷疑,若非約翰在自己背後推動這件事,
少女定不會如此快速的接受少年進入自己私人生活範圍的這件事。
 
 
「嗯…對了,你現在多大了?」
 
「是,今年滿十六歲了。」
 
「十六歲啊……」
 
有些羨慕的語調由少女口中流出,將手中溫茶一飲而盡之後,乾脆的說道。
 
「契約的儀式就在你二十歲的時候舉行吧。太過年輕的外表會有些不便。」
 
「……是。」
 
「唉呀,到期限之前你都有反悔的機會唷?伴侶什麼的心甘情願我覺得是最重要的。
我也不想整天望著一個自哀自憐的人。」
 
輕鬆的言語蓋過了少年有些認命的承答詞,使他有些無奈地回望了主人一眼。
望著少年漸漸放鬆的神色,少女的嘴角勾起了微妙的弧度。
 
「其實,我最想讓他成為伴侶的人,是年輕時的約翰呢。」
 
「…………咦?可是約翰先生不是--」
 
「母親肯定在離開前就和約翰解開契約了,不然他不會像現在這樣老化,而是直接死去吧。」
 
 
父親離開是在自己外表停駐的那個年紀--十五、六歲的時候。
固執地不願離開父親身邊、只想著陪伴父親到最後一刻的母親,少女到現在依然無法理解。
 
 
如果這麼喜歡父親的話,為什麼不提早和約翰解開契約改和父親簽約呢?
 
旁人或許不知道,但至少告訴自己這件事的約翰和自己知道,其實契約是個算自由的儀式。
簽下契約後,異性身上的魔力會透過牽引記號自動傳遞到魔女身上,
說穿了解約後也只是魔力不再流動,而開始囤積單項魔力的身體會開始老化--如此而已。
 
 
或許,母親只是比較貪心而已。
 
到了稍微年長的現在,少女淡淡地幫母親貼上了這個標籤。
不願失去處處為了自己著想的約翰,又想要和父親在一起。
 
雖然不知道選擇基準是什麼,但最終的結果就是--
失去父親、失去活下去的動力,然後讓約翰失去了主人。
 
老實說,還是無法理解這樣的行徑。
 
 
 
 
在發現約翰與母親的契約斷開後,少女曾向約翰提出由她接手母親的契約的要求。
過去溫雅有如月光,總是代替不懂得怎麼履行義務的母親呵護著自己、
引導著自己的那個男子露出了有些過於燦爛而令人無法直視的笑容,說
 
『我不願意。』
 
 
 
 
微妙的感覺到了少女逐漸下沉的情緒,少年輕輕呼喊著主人。
接著毫無前兆的,維持著俯身探望的姿勢,少年被他坐在椅子上的主人用力地攔腰抱住。
 
「……其實我知道,再怎麼努力約翰都不會願意待在我身邊一輩子。因為我不是母親。」
 
就像無論如何,母親的心中第一順位永遠都是父親一樣;
約翰心中唯一能坐在主人位置上的,也只有母親。
 
「但是,要我什麼都不做,實在是太痛苦了……
只有不停的往前進,我才能暫時的不去想那些讓自己不愉快的念頭,所以……」
 
 
--所以,我只能用自身的能力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因為我不是那個只要存在於那裡就能吸引一切的母親。
 
或許,最不想想起的,就是那個不停讓自己被拿來比較的、
印象中總是嬌弱自恃卻又任性可愛的人吧。
 
自己終究是無法成為其他人的,不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