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邊境物語‧北方篇)03

 

母親走了。
 
 
照顧病重的母親並不是什麼痛苦的差事,
況且約翰為他們安排的住處有一兩名供於使喚的僕役。
這段時間可以說是過得十分優闊。
 
或許是憶起從前,少年的母親這段時日再也不像以前一樣神智不清;
甚至偶爾會少年及前來探望的約翰面前露出笑容噓寒問暖。
無奈失衡了的身體再也無法痊癒,經過了數年母親依舊是離開了。
 
或許是由於早早便預知了結果,也或許是由於母親離開前那滿足的笑容,
在失去母親後少年也只是抱持著感慨,而未見曾幾何時的那份悲傷。
 
 
前往新的工作地點的路程上,約翰與少年同乘一輛車,
在有些顛坡的路上只有那車輪壓過碎石的聲響迴盪在兩人之間。
 
少年最後還是決定離開。
 
沒有了照顧母親的責任,也有機會從事其他自由度更大的工作,
過去曾身為被照顧一方的少年其實不太願意將自己的身心就這麼全數奉出。
  
--儘管在告知約翰時,
老人那副理解與同意的笑容增加了少年對於這個決定所產生出的罪惡感與不安。
 
 
「……約翰先生。」
 
「是。」
 
「我十分感激您還有給予我這份機會的小姐。但是……這樣真的好嗎?」
 
數年前見過的少女面孔已經淡去,在那份由於遭逢巨變而極度想揮去的記憶中依稀留下的,
只剩那淡薄的語氣,以及讀不出情緒的雙眸。
 
約翰望向窗外,下午時刻和煦的陽光斜射,滲過葉間的漏洞打在地上。
影子在地面上模糊的游移著,帶來十分安詳的感受。
 
「小姐的父親在許多年前過世了。
小姐的母親--我的主人,由於過度悲傷也日漸衰弱,
沒過多久也離開了小姐的身邊--她並不是過世,而是獨身離開了這個地方。」
 
雖然有些訝異於約翰狀似不把小姐當成主人的發言,
但少年的注意力很快的被後面那句話給勾了過去。
 
「咦?那是……?」
 
「小姐沒有陪伴在親人身邊照顧病重的父母的經驗。
主人她當時幾乎不允許除了醫生外的任何人接近丈夫身邊,親自照顧他直到他離開人世。」
 
合起躺在膝上的書本,約翰淡淡地說道。
少年發現那個看不懂的表情帶來了些許即視感--
 
有些像是當初少女向他搭話時的表情。
 
 
「我想,小姐或許是想起了過去的事,而對你們伸出的援手吧。」
 
接下來,直到抵達目的地,兩人都沒有再交換過任何話語。
 
 
而一路上不斷膨脹的不知名的感情,
在被送達了預定的工作地點後瞬間炸了開來。
 
 
 

即使到了生命的盡頭,少年還是依舊無法理解當時牽動自己的情緒究竟該冠上何種名字。
但真要將它命名的話,或許就是--『命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