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6.ナイショ話は口元で

「無論如何,將臣君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呢。」

在龍神溫泉的旅館屋簷下,身旁擺著酒瓶的將臣聽著背後突然響起的聲音,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

「唷。」

黑絹一般的頭髮如瀑布般傾流而下,帶著點水氣,身著浴衣的紫穗非常自然地坐到了酒器的另一側,
順手撿起酒瓶幫將臣斟酒。
能夠自然而然替人俐落倒酒的高中女生、雖然這個事實散發出有些令人側目的遐想,
但身邊那位即使比同屆同學多活了三年,
卻毫無表現出訝異的接受了未成年友人陪酒且從容地喝下的將臣似乎也沒有什麼立場好說。

「望美她們呢?」

「嗯哼~那麼,什麼事讓妳特地甩開人群跑到這裡來?」

「討厭啦,好像說得人家居心叵測似的,你也知道我是討厭吵鬧的人群的吧?將‧臣‧君。」

被十六夜之月映照的少女,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本應是像天女般清澈的身姿,卻因唇邊那帶有些惡意的微笑而顯得有些妖豔。
--啊啊,果然就像望美當初所說,這傢伙是很美。美到有點危險的程度。


「將臣君來到這世界的時間點是在三年多前吧?」

「嗯?啊、嘛……」

有些不自然地將視線從紫穗身上移開,將臣望著天上高掛的明月,略略瞇起了眼睛。

「發生了很多事情吧…雖然發現分開的人是你而不是讓君的時候,相較之下我是比較放心的。」

「嘛,那傢伙只要事情一不在計畫內就會有點歇斯底里嘛。」

「呵呵,相較之下野生兒的你感覺就頑強多了。」

「嘛,這可是本人的優點啊~」

「是啊是啊,將臣君就是那種房間看似髒亂、要找東西卻又都知道放在哪的類型吧?」

「喂,我的房間可比望美的整齊多了喔!」

「欸?在我看來你們是半斤八兩呢。嗯~硬要說的話是望美房間東西比較多啦……」

「什麼鬼……慢著,我有讓妳進過我房間嗎?」

「呵呵,其實是望美上次說找不到小時候的相簿,抓著我偷偷潛入你房間搜尋~的時候不經意看到的。」

「喂,妳們兩個……」

或許與酒精往身上竄有關係,在愉快的笑語間將臣感覺彷彿回到了那學校教室的一角,
和望美及紫穗、偶爾會有被望美強制召喚來的讓一起邊吃飯聊天的無憂無慮時光。

「是說,春天的京應該很美吧?像是六波羅的櫻花、之類的。」


原本順口就想接下去的將臣身子一僵,目光緩緩掃向紫穗。
後者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將空著的另個酒杯斟滿、一口飲盡。

「……未成年的人喝什麼酒。」

「在這個世界,十五歲就成年囉。而且在原本的世界時,我也是有喝的。
因此對於酒的強度還算有些自信呢。」

計較這種小事,一點都不像將臣君的作風呢。
帶著淺淺的微笑,紫穗再度以穩當的手勢將將臣手中的酒杯斟滿。


望著那淺淺勾起的唇線,將臣緩緩將手中的酒飲光。
直到望美回來指責兩人偷跑喝酒的行徑為止,這個夜晚,兩人不曾再有言語上的交談。





--
うちのヒロインってこわ~い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