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5.泥塑クリムソン

朔現在正在指導望美和紫穗「舞」。
雖然說是一起收的兩個學生,但適合的教法卻完全不一樣。

望美是比起思考更適合力體實踐的類型,
所以在練習時朔常常得在旁邊看著、直接指導糾正她的動作。

紫穗則是完全相反,比起直接行動,她會在開始前先問幾個旁人看來有些奇妙的細節問題,
而朔的修正指導也不會超過兩次--犯過一次的錯誤,紫穗基本上是不會再犯第二次的。

如果說看著望美腳踏實地的練習會感動於她的認真,
那麼紫穗就是會讓人讚嘆於那精準又聰慧的學習力。






不過對於兩個人同時開口要求學習舞步,朔其實有些意外。

望美似乎是因為朔那戰鬥中依然優雅的行動,而想將舞步加入劍術中。

而當朔開口詢問紫穗理由時,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如是說道:

『我的座右銘啊,就是「去做能做的、去學不會的、不想幹的?就不要幹」。』

 


看著望美練習花斷與舞步的身影,紫穗翻著手上的扇子--和望美的不同,
紫穗的扇子是在街上買的普通蝙蝠扇。
運用略粗的竹子作為扇骨,扇面則是帶著些許艷麗質感的深紅色。

當初紫穗挑扇子時,朔雖然也覺得這顏色很美,
不過心底總覺得紫穗對於挑選扇子的顏色沒有非常上心。
根據朔對紫穗的了解,比起這種鮮豔的顏色,她應該更喜歡略微冷寂的顏色才對。


--其實朔並沒有猜錯。
練習了一陣子翻覆的手勢之後,紫穗嘆了口氣。

選擇這個紅色,只是因為沾到血也不會太明顯而已。
雖然以紙糊的扇面光是沾到水漬恐怕就得替換了,
但對於沒有薪資在手的紫穗來說,她實在沒有太過奢華的興致。

學習舞,也只是為了能在戰場上生存而已。


紫穗其實很清楚,望美雖然將劍提在手上,甚至未來或許會真的成為熟練的劍客也不一定
--但是,她沒有想過,所謂的「戰爭」的基礎,是「人」。

平家放出怨靈充其量不過就是手段的一種,真正的戰爭掌控權多半還是背負在「人」身上。
那麼,只要手執武器,勢必就得傷人。

……雖然有些擔心望美未來體會到這點時受到的打擊,不過活不下來也沒有意義。

想著想著,紫穗便淡淡地笑了。
--這麼說來,以前似乎常常被將臣君這麼說啊。

『妳啊,腦袋很好但是想太多了。』

想起不在場的那名同窗,紫穗開始嘗試著將過多的思緒驅逐出腦海。
--想辦法活下來就對了。

沒錯,活下去就行了。
只有活下去這點,無論如何必須做到。

這是,和逝去前的父親交換的,唯一的諾言。
也是那個和自己留著同樣血緣的溫和男子對自己唯一的要求。


『活下去,紫穗。如果可以的話,找到和妳有著強烈的「緣」的人,一起……』

--對不起,父親。
紫穗能好好遵守的,或許只有前面那項了……


漂亮地拋起扇子又穩當接住,紫穗將合起的舞扇插在腰帶內側,站起身來往內室走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