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2.ジャメビュ

回想起數刻前望美和源九郎義經口頭上的爭執--
如果這裡發生的事和原本的世界符合的話,應該是那個義經沒有錯。

紫穗的雙眼越過那個帶著笑意輕微地打量自己,邊和望美他們談話的武藏坊弁慶--
在這場混亂之中,最讓紫穗下意識無法接受的,
大概就是那位溫和的美青年=固有印象裡的熊男弁慶。

--將注意力投向了後方的建築。

藤原一族的宇治平等院。
這裡…應該是鳳凰堂前。

紫穗對這地方並不陌生。

如果在三到四月間來的話,應該會看到滿滿一片紫藤盛開的豔麗景致。

在稍遠卻不會被人質疑的人群範圍內,
站於朔身旁的紫穗用那雙與名字相襯的紫色眼眸輕輕掃視了周遭一遍。


如同受到突如其來的狀況刺激而呈現朦朧狀態的腦袋,這裡也是滿滿一片的雪白、雪白、雪白。

明明就是熟悉的地方,卻是第一次來。
如果曾經在落雪的季節前往過「那個」平等院的話,是不是就會覺得這環境沒有那麼陌生了呢?


啊、好像有點期待起清水寺了。那也是常去觀賞紫藤的地方。

想到這裡,不禁紫穗露出了有些自嘲的微笑。
--該說是冷靜還是悠閒哪,這樣的自己。

 


弁慶在面對這三位據說是來自「異世界」的客人時,
最感興趣的便是來時站在白龍神子身後的那位少女。
如同嬌弱的花朵在雪地裡綻放般,
沒有報上姓氏的少女‧紫穗身上飄著遠超過那個年齡會有的特殊氣質。

總大將九郎在斥責景時的妹妹時,其實身為軍師的弁慶也站在不遠處觀察來者,
只是因為九郎稍嫌急躁的話語引起的後續爭辯而失去了適當的出場時機罷了。

在九郎掏出輕微鄙視女性的發言、望見那名少女表情微妙的出現了變化時,其實弁慶是有些期待的。
而那位看似柔弱的少女有著符合外表的淨脆聲音,以及--

「嗯哼?所以說雖然是對戰爭無用的女人,
但因為能一定程度控制怨靈的行動,因此還是讓朔跟著行軍;
不過配合腳程又太麻煩了,加上本次沒有正面對上怨靈,所以就沒用了是嗎?
原來如此,身為一軍的統帥就得擁有適當地將人的功用和缺點分開討論利用的便利思考邏輯,
真是受教了。」

那清秀婉約的臉龐上掛著惡意中帶有些許妖豔的微笑。
這微妙的裡外不符及令人有些激賞的強悍性格與膽識,讓弁慶不禁啞然失笑。


從她開口的那刻之後,弁慶感興趣的方向由她的外表徹底轉移到了那股因裡外不協調而產生的魅力上。


--或許是刻意的,也或許是下意識的,弁慶此時完全忘記了,其實那股俗稱「腹黑」的內藏屬性,
在自己那被歲月磨得越來越厚的面具下也依然堅固地展現著它原有的型態。


--沒錯,那兩個人絕對是同類。


想起等等在平等院要碰頭的舊友和「客人」,九郎的嘴裡漏出了自暴自棄味道十足的濃郁嘆息。

 


參考項目:2002年 京都/花速報 (2) (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