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01.それがきっと真実

紫藤花語:永恆的思念。




緣木而上淑影垂
紫霞雲鬢任風吹
串串香蕊訴幽懷
芳錦簾中夢君歸 


--天雪‧紫藤花語








『紫穗(しすい),妳要不要改名字啊?』

無言的望向餐桌對面優雅地捧著茶杯的金髮美人--
已經懷過數胎,但仍然年輕貌美的親生母親,
紫穗淡淡的將碗筷收拾好,放進了洗碗槽。

這人沒事就瘋言瘋語的,即使只是中學生的紫穗也早就習慣了。

像是緬懷著過去,母親露出了有些不符合年紀的表情--
那種、整天沉浸在戀愛的幻想中的笑容。

『「止水(しすい)」……將那段時光原封不動留在我身邊的,我們的寶貝。』


紫穗的手頓了一頓,之後還是穩穩的將盤子洗好卡在烘碗機裡。

 

--一直都是這樣。
母親的心中,只有在自己學齡前就過世了的父親。
如果不是因為我身上流著父親和她的血,證明了她曾經得到過父親--即使只有身體。
如果不是這樣,她會像現在這樣亦母亦友的疼愛我嗎?

紫穗的嘴角勾起了一點弧度,如同凍結的川水一般。

紫穗、紫穗、止水。
或許那個人也想將什麼記憶凍結在身邊也不一定。

但,那會是和誰的回憶呢?

 


「紫穗!」

隨著一聲有些焦慮的嬌斥,少女從容地睜開紫羅蘭色的雙瞳,淡淡地回望面前的好友。
帶著些捲度的黑色長髮輕輕搖曳,披散在白皙的頸子旁就像上等的墨水一般緩緩流下。
那宛如琉璃般的眼眸映著透過霧來濃淺不一的陽光,有著些許的色澤變化。
紫穗緩慢地眨了眨眼睛,然後發出一聲朦朧的嘆息。





就在旁觀的另名黑髮少女讚嘆於那令人憐愛的薄柳之姿時,有些冷清的美麗聲音悠悠響起:

「……望美,妳是想把讓君的手臂勒斷嗎?
這種包紮法不要說止血了,搞不好還能順便把胳臂細胞勒到壞死呢。
啊,這樣的話乾脆直接截肢好了,省得還得苦上這幾天。」


在紫穗指導著望美重新包紮眼鏡少年背上傷口的同時,
梶原朔有些無助地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而腦海裡浮現的是那一句俗語:

『世上存在著所謂的「不需要被了解的事實」。』







紫藤為暖帶及溫帶植物,
落葉攀援纏繞性大藤本植物,乾皮深灰色,不裂。
對氣候和土壤的適應性強,較耐寒能耐水濕及瘠薄土壤,喜光,較耐陰
以土層深厚,排水良好,向陽避風的地方栽培最適宜。
主根深,側根淺,不耐移栽。
生長較快,壽命很長。
纏繞能力強,它對其它植物有絞殺作用。
三月現蕾,四月盛花,每軸有蝶形花20至80朵。
紫藤各地均有野生或栽培,根、種子入藥,性甘微溫有小毒
樹皮含貳類,花含揮發油,葉子含金雀花鹼等。

來自:
紫藤花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