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1#

"又在喝了。"


"嗯?…啊啊,是啊。"


"妳不是很不喜歡啤酒嗎?"


"是啊,味道很重、不配食物就會覺得苦、而且是澱粉類釀造的很容易堆積不必要的能量…"


"……"


"對我來說啊…喝啤酒其實是一種自虐的感覺呢。"

看著發散著氣泡的金色液體,她淡淡的笑了。

"「人は何故 愛しさと憎しみを併せ持っていつも 生きるのだろう」…ね?"


矛盾。

因為去思考,才會發現,許許多多相對的狀況會發生在同一個地方。
……與其這麼說,倒不如說--

人,總是在期待著不同的自己吧?


對於改變的不安,與厭煩一成不變的心情,是可以同時存在的嗎?

我……一直在追求「不變」的事物。
因為接受了新的事物而產生的變化、或者順應環境自然而然的彎曲--
並不是這種表面的事物。

我期待的,是一種「本質」上的永恆。


然而,表面的弧度,或多或少總會影響到更深層的內部。

「永恆」是不存在的。我懂。
即使是這樣,打從出生開始便擁有早早就自覺到的執著心的我,
還是很難放下心中強烈的那股渴望。


--但是,持續不變地追求"永遠"的我,也會有改變的一天吧?

不像現在這樣抱持著劣等感,懼怕著從手中流失的東西,
而是從容地放下那些無法留住的、進而期待此刻得到的事物。

--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死心眼的我身上嗎?

 


我真的厭倦了"你就是該怎麼樣"的論調了。
等"你"成為"我"之後,再來理直氣壯的要我接受這些吧。




進步?

人活著、增加歲數、每一秒看見的東西都是不斷在累積的數字。


躲在別人背後?


可笑。我從來不覺得有人能替我擋掉什麼。也沒有什麼必要性。
對於無時無刻都在面對這種壓力與被害妄想的我來說,
應付這些不喜歡的東西根本就跟每天打針一樣習慣。


就算可以躲在別人身後,我也不可能躲過我心中對自己的失望與自責的。
不能幫我扛起什麼的人有什麼資格對我說什麼屁話。

--或者你只是單純好奇,被到絕境的人是什麼模樣?
……因為害怕被自己的執著心害死,開始試著不對任何事物執著的可悲,又該是什麼模樣?

想法是我自己的東西,做法也是我自己的表現方式。
要當成是自己的壓力悉聽尊便。
我可不記得我麻煩過你什麼,讓你有這資格對我說這種話。




或許,我只是在對自己執著。


想要讓自己持有"永恆的愛",就像是被擺在祠堂祭祀的祭品一樣,犧牲而神聖的美麗。


是啊,做這些會讓自己感覺很快樂,所以我願意接受。
--但這不代表你可以得了便宜又賣乖。


每個人都有不喜歡讓人碰觸或有意見的東西,被包在心中偶爾流露出來的那種黑暗。


因為這個世界並不美好。


但是,還是有這麼多人活在世上,好好的生活著。
--或許,只是忙到無暇思考。


對我而言,思考,是對自己的一種責任。
一種自己還是活著、掙扎的的證明。
……也是背負起自己的一切醜陋與美好的意念。


啊啊,這樣的我,真是不像活在人世間的生物啊。




真好。


比起那個被心上人一刀刀凌遲、血液逐漸冰冷凝固的人類少女,
還是這種模樣舒服。


人類,真是愚昧的生物。
而曾經感受到他們散發出的魅力的我,也是愚昧的存在。




そして、笑えば良い。




--被弄壞的人,並沒有錯。
破壞了別人的心靈安寧與人格構成,
卻還能假裝得像正常人一樣、站在人群中貶低被自己傷害的那些人的,
才是真正無恥的生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