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太/陽/花

 這一天,我默默的坐在電腦前,開始思考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3/19的零晨一點,剛農完FF14的水晶塔的我,開了FB打算看一遍Unlight就下睡了。
結果看到了朋友轉的一則訊息:學生攻占立法院。
 
這情報讓人非常震驚,我就點了進去…看到的,是一群學生快速攻占了立法院並打起守城戰的情報。
和轉了訊息的朋友用Line討論後,我們發現學生在USTREAM開了LIVE。
 
點進去之後,就聽到撞擊人心的一致口號、以及非常堅定的人牆。
因為聲音不是很清楚,我大致上只聽到「……第二排的人抓住第一排的人的腰,不要讓他被抓走。」
以及「第一排的人絕對不要對警察動手!我們只要不動手他們就拿我們沒辦法!」
 
於是我就這麼看著他們在早上五點再度與警察發生衝撞,並成功的讓警察退了回去。
 
 
早上6點,我下到客廳打開電視,尋找著相關新聞…當時只有壹電視少許的播放了這個消息。
剛起床的老爸看到我主動開電視感到很稀奇,問我是怎麼回事?
我就有些興奮的告訴他,有非常有秩序而且保持不攻擊警察原則的學生進入了立法院,
並架起了網路LIVE。
 
我爸的反應也有些激動,他說:「一群學生只會胡鬧!」
 
 
--於是,我們父女間的觀念拉鋸戰就此開打。
 
 
 
 
回到樓上自己房間,我開始漁獵各種服貿相關文章,
追蹤這些孩子(後來發現其實他們也沒小我幾歲…)的訊息,
每天早上六點固定做的就是--帶著我的階段性研究報告和老爸觀念衝撞。
(前三四天則是細部問題的投擲與求教)
 
當然,我們也是抱持著合情合理合法、理性非暴力的原則在做事的:
每天辯論完,我會抱著老爸的腰說「老爸我還是愛你的~上班小心!」
 
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一篇文章,標題是:女兒賊,父母居然還高興。
 
 
 
 
我的研究報告內容大致上是來自ptt八卦板,看到不熟的單字就會wiki一下
(像是鄭南榕前輩、傅斯年校長、王丹老師等等。)
 
由於我爸是個長期對國內外社會狀況有粗淺關注(他很忙碌),
只要拿人名去問他,他幾乎都達得出個大概--最重要的是,會有他自己當時觀察的心得與個人評價。
(我娘則是會旁聽我們辯論並補我爹的刀,譬如當時天安門事件發生時,
我爸一直在漁獵新聞擔心的說「不知道吾爾開希有沒有被抓」等等)
在美國與我通Line的姐姐聽到我要下樓問老爸鄭南榕前輩最後的事件的時候,
還苦笑著說:「如果以後我的小孩問我陳為廷是誰,我一定會叫他去GOOGLE。」
 
 
 
在3/22早上,比較大規模的觀念衝撞來了。
以下是我當時的紀錄(發於FB):
 
 
『在這裡先解釋一下,
我爸是社會資源集中的那群既得利益派(不過服貿對他影響不是很大),
所以他是傾向政府支持的。
 
最近因為這議題加速了我跟他的討論內容
(平常我們只聊彼此遇到的事情(主要是他辦公室發生的事情)跟晚餐(?
 
不過其實保持理性的討論,
最後找出雙方認同的妥協點是我們談論社會議題的模式。
 
今天我們的討論開頭是,江院長進去裡頭溝通的那件事情。
 
我爸有跟江院長談話過(工作的關係,我爸常跟行政方的官員有接觸),
他很欣賞他,說那是一個說話很輕聲細語脾氣很好,很文人氣質的人。
所以他覺得學生們打斷他實在很不好,讓他說完啊!
事情的討論不能堅持自己的要求不肯退讓嘛,大家都要妥協啊!
 
我稍早看過ptt的那篇那個胖胖律師的八卦,
就說因為那律師常時間跟政府接觸,
所以他知道掌握談判節奏,才會在議題快跑掉時打斷。
 
然後我們就默默的發現了--雙方對對談的期待不一樣
 
我爸表示,江院長應該是進去建立溝通管道的,而不是馬上要得到結論
我則說,那群孩子應該是在等政府對於訴求的接受與否決定
 
於是發現第一個歧異點後,我們就繼續討論啦:
 
我:這樣的話,就算被打斷,
你也要想辦法把你的想法從別的地方發表出來、
讓大家回應討論增加大家互相的理解不是嗎?
 
然後我爸就開始說啦,其實這一切都符合程序,
還有為什麼他們要讓它變成可以直接通過的行政命令
(好像是這個?對不起我後來累了沒有仔細研究是哪個政策Orz。總之是可以直接過的)
 
(以善意的角度來看)民進黨的人逢中必反是因為,
他們知道大陸的每一個對台決策都含有政治目的;
他們的腦袋沒有好到可以分析利弊,所以乾脆全打回去。
 
但是跟大陸他們也不可能完全不接觸,
其實很多東西仔細操作得當
(譬如服貿,雖然這版本真是粗糙的可以但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談的),
對台灣還是有好處的。
 
但是…大家都知道,台灣的立法院平常是個悲劇。
如果去那地方政策根本不是讓其他人討論理解的,
只會進去被打死而已。
(*他們辦了很多公聽會,但是沒有什麼人認真去討論跟聽,
媒體都在偷懶啦沒有好好去宣導必要性ZZZZZZZZZZ)
 
我爸這個解釋,我就能理解。不過這服貿內容實在是有夠粗糙……
 
我爸的分析是,因為他們的支持者都是既得利益者(大財團居多),
服貿只會讓他們更賺。
所以他們就…幫政府看的時候,嗯,大家懂。(默
 
因為總是被無條件反對,於是(公正的)反對意見也沒有,
於是就變成了一個愚蠢的笑話。(我爸常說這政府同質性太高了很不好)
 
後來我跟我爸還有零星的討論,但是他就有點兒不耐煩了。
(畢竟這種言論是踩在他的地雷邊討論的XDD
大家應該知道我平常是稍微偏藍的黨外份子;
他沒看我站在這種立場態度過)
 
~~~~重點分隔線開始~~~~
 
我爸:
這一切都合乎程序合乎法理,你們這樣踩在上頭怎麼好好談啦!
 
我超生氣,也喊回去: 
你們這些大人跟既得利益者總是高高在上,霸占著法理當武器。
說好的行為解釋呢?說好的出發點跟行動準則呢?
說好的給弱勢方的照顧跟補償呢?
只會說「我們依法行事」當然得到的反應是「去你媽的法律」啊!!
 
~~~~重點分隔線結束~~~~
 
於是我爸就默了。
我也稍冷靜了。上述的話代表什麼呢?
 
其實馬英九的行政團隊,人的素質不錯,
考慮的方向也…雖然不夠周全但是不完全是利益取向
((至少他們團隊本身是這樣,至於財團什麼的…
不要期待商人的善意拜託)) 
 
↑我爸看人也還算客觀
(雖然對狡猾的一面不敏感,
不過他親自接觸過幾個高層官員他的感覺是那樣)
 
只是,但是…這是台灣社會的通病,那就是…
大家只會想跟去強調自己想要的東西,
很少去跟別人協調與溝通、增加互相的理解度。
最後被反對久了就抓狂,變成抓著最務實的東西當武器跟對面打架(?
 
所以....就是.....其實..........................
這馬英九的政府最無能的地方,就是...............
 
沒有去解釋自己,沒有去讓其他人正確的了解他們。
 
如果他們被民進黨打斷的那些理念闡述,
能在其他平台上發表、去跟其他人討論的話,
相信一定會得到不少認同感
(什麼你說講了也得不到?那就是講述的人真的差到了極品啊笨~蛋~)
現在民眾之間的信賴度也不會這麼低。
 
↑↑以上是我跟我爸討論的今次收穫。
相信我爹以後會更使用解釋自己心態立場
還有動機的角度去跟其他年輕人討論與溝通檢視事情的。(點頭 
 
現在的教育應該要從
 
"學會解釋跟客觀判斷自己的理念跟行為"
 
開始做起…真的。』
 
 
 
 
24號早上,我再度在5點多衝到樓下客廳,不停的翻著各家電視媒體。
雖然比起當初,播報這則新聞的媒體數多了很多,但是還是沒有看到任何我想看的消息。
 
我爸發現我一邊哭一邊轉著電視,冷靜的問我怎麼了?
我只能含糊的說:
 
「魏揚怎麼了?為什麼還沒有任何消息?我真的好怕他會被抓進去打死了…」
 
 
在那天早上稍早之前,我正翻著行政院的孩子們所開的LIVE,
皺著眉頭邊聽他們的狀況。
 
或許有些人自己不知道做了什麼,但我很清楚:他們現在是踩在政府機關的臉上。
當時我已經知道,這件事不是黑島青他們決定發起的了(我一向有刷洗他們的FB看情報)
 
當時我在家裡有些冷淡的想著,
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好歹我還可以收集一些片段事後第一時間提供給他們。
 
但是隨著雜訊、黑畫面、各種討論的沉寂,以及我那幾天沒有關閉過的立法院凝重的氣氛,
我的心情也從小小的不悅和擔心,演化成了濃厚的焦慮與憤怒。
 
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到底做了什麼??
進去的人做了什麼我不知道,外頭的人絕對是和平理性(但是情緒高漲)的。
政府到底做了什麼???
 
隨著第一時間的流血照片傳送出來,我再也按耐不住跑到樓下去收集情報了--
拜託,至少不要出人命。這些有自主意見的孩子對未來是多麼的重要與珍貴,求你們了政府。
 
在看到魏揚(乍看之下)平安被逮捕的消息,我總算是從最緊繃的情緒中解放了。
 
 
接著是憤怒。無法抑制的憤怒。
即使我的身體狀況被再三警告不可以有過度的情緒波動,
但是這股憤怒之氣完全無法壓抑。
 
晚上我爸回來就拉著我看了政論節目,那天看的是TVBS的麗文正經話。
24號晚上的來賓是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台大哲學系教授林火旺、
前立法委員李永萍、文化國企系教授郭正亮。(COPY自官方)
 
我的情緒就冷卻下來了。
大家都知道TVBS的討論都是傾向於政府(應該說,國民黨)的,
但是即使這樣,這群曾經跟馬英九熟識的人還是覺得有些事情不是真正的對錯問題,
最根本的就是政府與學生的溝通不良,以及過於冷漠的態度激化了抗議的人的情緒。
 
看,孩子們。
即使有人立場論點與你們不同,他們還是可以理解你們的憤怒的。
即使無法大聲的站在你們旁邊,他們依然會拉住身邊的人,說著:
 
「自己也要好好想想,不完全是別人的錯。」
 
 
 
 
然後我就開始看政論節目了。
一直以來因為政論節目是比較有爭議的東西,
所以我們家除了爸爸會看以外大致上是比較不受重視的部分。
而朋友間因為一直說著「媒體不可信」所以我也不喜歡看。
 
但是,真的…很多事情,必須放開立場、放開主見,才能做到真正的審視。
 
知道媒體的立場後去看政論,發現了許多有趣的現象:
 
中天不需討論,年代原則上稍為喜歡學運方。(姚老師真的是戰神)
TVBS(我只看10點鄭麗文小姐的節目)不太談論對錯,
比較偏向情勢分析跟未來展望--最近幾集略像是柔性勸導服貿的必要性,
但正因他們是處於逆風的狀況還能比較理性的去解釋這些,
反而讓我覺得這節目有他的中立性在。
公視我只看了黃老師與楊老師幾乎對立的那集論辯,
深深覺得……嗯,聽說政府差點讓他們關台……(苦笑
 
相對的,我爸開始有了焦慮的態度。
 
大概在24號後開始,我開始把一些文章列印出來給我爹看。
而我爸也會在公司把他覺得好的文章列印或EMAIL給我,
來試著以他的角度勸導我(雖然那些文章都被打臉過了,實在經不起考驗)
 
「不要以為你們都沒錯,你們適可而止」
 
我想這是他最想說的一句話。
 
 
 
 
睽違10年,他在我轉述黃老師與楊老師論辯的最後10分鐘的發言後,
對我怒吼了出來。對,我爸對我怒吼。
 
他說,戒嚴這種語詞不可以當帽子亂扣,
民進黨總是這樣諸如此類(但是我也說過黃老師沒有政黨色彩…)
 
 
我深深的感受到,這就是時代在我們父母身上加上的銬鍊。
好的都被國民黨宣傳完了,民進黨被留下的只有粗爆粗魯囂張的形象。
 
看完26號的內政委員會,其實我真的感受到了民進黨的無力。
他們滿腔熱血、想為社會貢獻,
卻因政府的冷漠、訊息遮蔽、操控與抹黑,變成了有些灰心並易於妥協的政黨。
 
就像過去的我們一樣。
 
 
 
 
早上,我爸決定不帶我回去掃墓,我知道…他是害怕我跟其他人起衝突。
我們家是爺爺那代跟著軍隊來台的,
我爺爺是修理戰機的技師(我看過他畫的戰機結構圖)。
 
但是我娘那邊,外公家是富商(後來因為228而凋零)、
外婆家是曾經的地方執政者。
 
我是真正的台灣人,不同的背景的血脈交織在我身上,
讓我能踩在錯綜複雜的藩籬上看著這些歷史事件在雙方身上留下的傷痕。
 
聽著郝明義先生、以及其他活著的歷史(像是史明爺爺跟登輝伯)的發言,
我聽到的不僅是期待,還有無奈。
 
「對不起,留下了這種負擔給你們」
 
這句話雖然不常出現、但是也有一定比例出現在這些支持孩子的大人的發言中。
 
 
看著一天比一天堅定、一天比一天獨立的「立法院學生國度」,
我感受到的,是傳承。
 
或許孩子們跟我一樣,想到的不再是現在的台灣與自己,
更有過去為了這份自由努力的先烈們的血淚。
 
 
深深感謝這些用他們努力換來的權益,
若沒有他們,行政院的孩子們會命喪在那吧。
 
不想浪費掉前輩們努力爭取來的自由,真的。
 
雖然我30號不可能去(如同文章中我點出的,我身體的狀況不是很適合長時間外出),
但是我希望、可以去的朋友能將我這份心意稍帶去現場。
 
照亮明日的不是太陽,而是希望。
請為了現在台灣的、真正的自由與民主盡一份能力內做得到的心力吧。
 
在這個地方生活了二十多年,我第一次深深從心裡感受到,
台灣是多麼美麗珍貴的寶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