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E/2#6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夫婦漫才的味道゚+。:.゚ヽ(*´∀`)ノ゚.:。+゚
 
 
 
nana的感應能力是目前數名血之力已覺醒的成員中略為特殊的。
那份過於強烈的血之力發起時作用的對象不是我方人員,而是荒神。
 
經過一些事件後逐漸穩定下來的nana,
今天也在隊友的陪伴下摸索著這份被稱為「引誘」的吸引荒神之力更妥當的使用法。
 
本日共同出席任務的成員是ciel、romeo、gilbert。
 
 
 
 
雲雀正無奈地維持著營業用笑容,邊以後頭部接下從二樓直直射下的視線。
 
BLOOD的隊長及副隊長正坐在樓上的大廳沙發上,
副隊長的mya趴在欄杆上雙眼死盯著櫃檯的戰況資料螢幕不放;
隊長julius翻閱著手上的文庫本乍看之下十分平常,
但從那四個部隊成員出任務起他就沒有離開過那個位置。
 
--你們是目送小孩初次上街購物的父母嗎喂喂喂。
周遭的人們不由自主地在心中吐槽著。
 
 
「真的沒問題嗎…」
 
「gilert也跟著,不會出什麼大事吧。」
 
「但是nana的狀況還不是很穩定…
雖然我相信那孩子已經可以好好面對自己的過去了,
但是畢竟是那樣難以運用又有些危險的特性……」
 
「ciel遞來的數種作戰提案我們不是一起檢閱過了嗎?不會有問題的。」
 
「是這樣沒錯…但是戰場上也是有很多變數的……真的沒問題嗎……」
 
--這麼擔心的話你們兩個乾脆跟去就好啦啊啊啊!
周遭的人們不由自主地在心中(ry
 
 
 
 
「啊!巡邏班警急送來報告,在BLOODα前去的區域附近出現了感應種的反應!」
 
雲雀略著急的語音剛落下,就聽見樓上的任務閘門打開的聲音,
同時任務的分派螢幕上迅速出現了待機中的兩名BLOOD成員的任務申請。
 
 
 
 
「嘖、真是煩人--!」
 
藍色的劍氣--Sonic Calibur銳利地飛出、
將感應種‧艷翅的隨從荒神‧紂王撕裂成碎片。
本來構成就不穩定的荒神細胞瞬間化為黑霧散去,
隨後從旁又組成了新的紂王軀體。
 
「mya,將OP快速儲存好用槍直接解決艷翅。」
 
「收到。」
 
捕食後順手將荒神彈射向julius,進入BURST狀態的兩人同時切換到槍型態,
對準艷翅的頭部一陣掃射。
 
受到彈幕攻擊的艷翅大吼一聲後噴出了大量紅色的神諭細胞,
為了逃跑而拍起那華麗的雙翅朝mya的方向飛去。
 
鏮!的一聲,展開了防護盾的mya擋下這波攻擊後,
艷翅被神諭細胞構成的光束貫通了後腦,最後只能緩緩倒下。
隨著女王的逝去,隨從們同時化為黑霧,緩緩滲入地面消失無蹤。
 
 
將艷翅的核心摘出、julius向移動班發出歸投申請後轉頭走向後方的mya。
 
「左腳的狀況如何?」
 
「……雖然有些疼痛感,但應該是沒有骨折。」
 
認命地將損傷狀況向上司回報,mya有些沮喪地回想剛剛遲了些才展開大盾的動作。
由於晚了些才展開以至於盾的位置過於接近身體,
導致被艷翅撞擊後的衝擊力直接撞上了左腿。
 
由於不是明顯的失誤本來打算直接忍下的,
沒想到還是被眼尖的julius看了出來。
 
引導mya坐到一旁的石塊上,julius很自然地蹲下並開始觸碰檢驗少女的左腿。
原本有些吃驚正要喊住隊長的mya因疼痛感而發出了有些扭曲的呼痛聲。
 
「抱歉,很疼嗎?」
 
確定了受傷的部分及腫脹的狀況後,julius停止了觸診的動作抬頭望向mya。
 
「……沒事,還可以忍耐。」
 
「看起來不像沒事的表情啊,過於優秀不習慣受傷似乎也是讓人困擾的事情呢。」
 
難得地用有些頑皮的語氣發言,julius撕開貼覆式止痛貼片,
動作輕柔地褪下傷處外頭的衣物後將它纏上mya的患部。
 
「回去之後讓診療室的職員看看吧。
這種內出血的狀況無法使用神諭細胞系統的治療道具治癒,
到完治會花上比較長些的時間。」
 
「好的,我知道了。」
 
用著有些微妙的表情俯看著julius的動作後,mya輕輕地嘆了口氣。
 
「總覺得今天失敗連連……對不起,隊長。」
 
「妳過於擔心nana那邊的事情了,在戰場上無法保持冷靜的話是很危險的。」
 
「是……」
 
「嘛,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這種心情就是了。
不過妳要記得,就像妳擔心nana一樣,我也是很擔心妳的。」
 
「--欸?」
 
「好了,移動班的人差不多要到了。站得起來嗎?」
 
「啊、是!應該沒問題。」
 
「那我們走吧,把神機轉換成槍型態跟在我後頭。」
 
「好、好的!」
 
 
 
 
「哪,konta隊長。我常常在想啊……」
 
「嗯?erina妳說什麼?」
 
「為什麼我們隊上的隊長跟BLOOD的隊長會差那麼多呢?」
 
「喂喂妳真的是超級沒禮貌的喔!」
 
「julius是像騎士般華麗的戰士,
而konta隊長則像是守護城門的衛兵,兩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啊!」
 
「emil少囉嗦。這個比喻更失禮吧!」
 
「……隨你們說了啦!可惡!(血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