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師之館

關於部落格
彌斐爾的工作坊
  • 391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E/2#2

時間點在前往極東支部前,內有我家主角原創的設定。
 

  
 
--像是在水中的朦朧感包裹著身體。
暖暖的、非常安心的感覺。
雖然十分想繼續沉浸在這個地方,但是心裡的某個角落像是敲著警鈴般發出刺刺的訊號。
 
mya的意識逐漸拿回身體的支配感,緩緩的睜開眼眸後--
 
「起來了嗎?」
 
正前方(準確來說是正上方)便是一雙望著自己的淺金色眼眸。
 
 
 
 
由於上頭的指示,BLOOD整隊的活動據點將暫時從Freyr被移至Fenrir極東支部。
理所當然的在移動前會有許多書面文件交接之類的問題,
然後身為副隊長的mya卻顯得異常清閒。
 
BLOOD的隊長julius是個過度能幹的人物。
或許由於成員構成主體是未成年的少年少女、
而唯兩名成年的隊員中、gilbert又是從別的單位調派過來的,
自然而然的與上頭的接觸、人員的任務派遣之類比較複雜的工作大多落到了julius的頭上。
 
雖然mya由於最受重視的「血之力」在早期便覺醒而被晉升到副隊長的位置,
手頭上的工作卻大多是隊員關係調節等實務取向--
其實以mya自己的角度來看,比較像是隊長為了讓她有事情做而刻意指派的事情。
 
--想要盡可能的幫那個人多做些事。
 
即使是在有些慌亂的日常裡,這個念頭從未消失過。
 
 
 
 
在認識的人一個都不剩了的世界裡,
在接到通知要求接受神機使的適合測驗、前往Freyr實際注入偏食因子之前,mya一直處於一種迷茫的狀態。
或許是因為成長環境的關係,長時間以第三視角眺望著人群的mya一直無法對自己的生活有什麼真實感。
 
所以,在適合測驗時隨著P66偏食因子一起被注入體內的強烈疼痛感,
將mya那十多年來平穩而無機質的「生活」徹底撕裂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
 
在適合測驗後,帶著與過去截然不同的迷惑感,
mya把所有的情緒與眼眶中的東西一同強押在體內,倚在電梯內緩緩的上升著。
 
雖然有些淡去、但自己應該是被已經不在了的家人捧在手心上疼愛著長大的。
即使是身體狀況出現了異常、家人也沒有放棄這樣的自己,
最後甚至是將希望委託在未來的可能性、讓自己進入了冷凍睡眠。
--醒來的時候,世界已經完全變了樣子。
 
慢慢舉起右手,握拳、放開。
已經能自由行動了的會感覺沉重,是因為手上這個漆黑的腕輪嗎?
 
本因隨著時間逐漸散去的疼痛感逐漸爬上頭部,
不安與空虛感逐漸擴大,似乎快以某種方式滿溢而出。
但是讓mya能自己躲起來哭泣的地方,在「這裡」並不存在。
 
懷著像是追著白兔墜入異世界的少女般的心情,mya來到了植滿花朵的空中庭院。
然而迎接她的並不是捧著時鐘迅速奔跑而去的兔子先生,而是像從畫中走出來的青年。
 
雖然是平淡的語氣,但是卻讓mya感受到了某些確實的東西。
當發覺的時候,mya已在無人的庭院裡曲起膝蓋痛快地哭過一場了。
 
 
從此之後,對mya來說,julius就是腳踏實地的新「生活」的指標。
 
 
 
 
「這些文件到底該怎麼辦……」
 
捧著一堆蕾雅博士轉交的文件,站在julius房內的mya絕讚困惑中。
接任副隊長時便獲得了入房通行許可,所以即使在房主不在的狀況下依然能進來雖然是好事,
但問題是--
 
「沒有地方放啊……!」
 
有別於平常肅然有序的模樣,房內擺著各種東西。
一箱箱打包好的行李應該是本人出任務之前準備好的部分,
至於那些隨手疊放的文件就不知道是哪位仁兄的傑作了。
隊長本人目前正在外頭驅逐Freyr附近的中大型荒神,
為將來長時間的留守時間做個安全預備。
 
「總之、必須在隊長回來之前先幫忙整理一下……!」
 
席地而坐,mya將手上與周圍的文件集中在已淨空完畢的廣闊床板上,
開始一一過目並分類重新疊放。
 
 
 
 
回到文章開頭,似乎是不知不覺睡著了的mya醒來時,
自己正枕在julius的大腿上,而被當成枕頭的本人則是維持一貫淡薄的態度,
坐在床上快速且確實的處理著身旁mya整理過的文件。
 
「這些應該是妳整理過的吧?非常感謝,節省了我很多時間。」
 
「啊…不會、那個……」
 
由於julius邊撫著mya的頭,使她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維持躺著的姿勢疑惑的回答著。
 
「雖然我不知道妳坐在地上多久了,不過女孩子還是不要長時間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比較好。
就算是神機使也是會生病的。」
 
像是要探測mya的體溫,摘下了手套的手掌撫上mya的額頭。
與看起來纖細的外表不同,有著高窕身材的julius的手掌同時有著成年男性的厚實。
 
眼神沒有從文件上離開,julius和mya維持著有些曖昧的姿勢,一面迅速地瀏覽時而批註著各式文件。
雖然是有些令人害羞的狀況,但是空氣中傳開的感覺就像是平常雜談時般普通,
或許是因為對象是julius的緣故。
 
「那個、隊長……」
 
「嗯?」
 
用著有些混亂的腦袋,mya絞盡腦汁後脫口而出的話語是--
 
「歡迎回來……」
 
「--啊啊,我回來了。」
 
在輕微的錯愕後,julius露出了美麗的微笑。
 
 
 
 
*之後這孩子就這麼暈眩的爬不起來維持著膝枕的姿勢直到隊長把文件批完送出去之類之類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